从“入世”到“进博”:不变者谓何

发布日期:2021-11-30 09:19   来源:未知   

  不畏浮云遮望眼。这是20年前多哈落槌时的回响,更是三年来响彻进博会场内外的坚定宣言。

  2004年,沈达理(Shane Tedjarati)刚上任霍尼韦尔中国区总裁。他第一次走进上海市中心的办公室,发现桌上积了厚厚一层灰。

  透过窗口,他看到到处都是施工的起重机。川流不息的人潮和车辆,与空荡荡的办公楼形成鲜明反差。

  那是中国加入WTO的第三年,霍尼韦尔还是一家以美国为中心,正处于发展瓶颈期的工业巨头。

  当时身处上海,沈达理心中五味杂陈,他想起不久前在华盛顿总部,原集团CEO高德威对自己袒露心迹:“全球化正是帮助我们走出困境的支柱举措之一。要想实现全球化,霍尼韦尔必须从中国启航。”

  如今,霍尼韦尔已是在中国发展最成功的跨国公司之一,它将亚太和中国“双总部”设在上海,又连续参加了四届进博会。

  他依然清晰记得,那天自己拿着一块湿布,擦去桌上灰尘。从此,他们跳上中国的开放快车,创造企业发展的奇迹。

  2021年11月7日,第四届进博会继续在上海举行,智能及高端装备展区霍尼韦尔展台展出智慧仓储设备。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今天在上海,许多类似霍尼韦尔的进博会老朋友,有着相同的记忆。中国入世20年这个特殊时间点上,今年这届尤其唤起回忆:20年前中国经济融入全球之时,这些企业则融入中国,他们也是这般擦去灰尘,以开放拥抱开放,成为中国发展瞩目成就的见证者与参与者。

  20年来,擦去灰尘的更有无数中国人。人们下定决心,鼓足勇气,投身到世界经济的汪洋大海中搏击风浪,证明中国能造出好产品,能做出好创新,能创造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企业和品牌,也能重信守诺,在开放合作中与世界各国实现互利共赢。

  20年前桌上和心头的灰尘,也是曾经横亘在中国与世界经济之间的疑虑与担忧;这3年来,仍有迷雾和狂风徘徊在全球经贸合作的上空。

  不畏浮云遮望眼。这是20年前多哈落槌时的回响,更是三年来响彻进博会场内外的坚定宣言。

  “到现在我还记得很清楚,20年前社科院经济所里,我们那些青年学者争得面红耳赤。”

  上海社科院党委书记权衡回忆,当年大家争论的,集中在入世到底是不是“狼来了”,中国经济、产业和企业,能不能经受全球化带来的巨大冲击。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遍及大江南北的争论渐渐平息,最终所有疑虑和担忧完全消失。

  这并不是因为一方辩赢了另一方,而是源自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实实在在的变化,源自家家户户、各行各业的切身体验。

  上海,这座以开放、创新、包容为品格的城市,恰好站在前后两轮开放的交汇点,在这里,感受变化尤为直观。

  20年前中国入世,上海便已站在开放的最前沿,20年间成为中国经济融入全球的窗口与样板;3年间四届进博会,中国从开放走向开放之际,上海坚定不移面向世界扩大开放之门,贯彻落实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的重大决策,致力成为国内大循环的中心节点和国际国内双循环的战略链接。

  变化源于开放,更源于为实现开放目标的主动实践和艰苦奋斗。20年来中国融入世界经济的步步征程如此,3年里的四届进博会亦是如此。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以进口为主题的国家级展会,进博会这一国际贸易发展史上的创举,是中国着眼于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作出的重大决策,是中国主动向世界开放市场的重大举措。

  “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中国市场这么大,欢迎大家都来看看” “让中国成为世界的市场,共享的市场,大家的市场”……前三届进博会上,习主席对中国扩大开放的阐述言犹在耳。今年进博会开幕式上,习主席进一步强调,中国扩大高水平开放的决心不会变,同世界分享发展机遇的决心不会变,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方向发展的决心不会变。

  “‘三个不会变’振奋人心,格局、意义都非常高远。不断扩大开放,不仅将加快中国高质量发展,也将为世界经济复苏注入澎湃不竭的动力。”施耐德电气全球执行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尹正表示。

  第四届进博会,共有58个国家和3个国际组织参加国家展,来自127个国家和地区的近3000家参展商亮相企业展,世界500强和行业龙头企业的参展回头率超过80%。全球三大拍卖行、三大时尚高端消费品集团、十大汽车集团、十大医疗器械企业、十大化妆品企业悉数参展。

  3年前第一届进博会上,从事精油生意的美国多特瑞公司展台面积只有9平方米,随后从108平方米、150平方米,扩容到本届的200平方米,成为进博会上变化最大的企业之一。“从9到200,是因为我们对进博平台越来越信赖,是中国的开放程度和市场热度,催动我们持续扩容。”多特瑞中国总裁麦欧文表示。

  众多参展企业认为,进博会促进的远不止贸易本身。通过这一窗口,越来越多的全球企业看到了中国推动国内国际双循环、开启新发展格局蕴含的机遇,看到了中国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支持经济全球化的实际行动,坚定了拥抱中国市场、加码中国投资的信心。

  疫情发生后第二年,全球会展业依然冰封,跨境交流障碍重重。特别是各国限制人员流动的防疫要求下,特地从海外赶来参加进博,变得愈加艰难。

  马克和齐洛,这两位意大利珠宝商人没能出现在今年的国家会展中心,他们的故事却可以折射个中原因。

  第三届进博会上,他们为了延续家族生意,疫情中辗转来到上海,完成14天隔离后参加进博会,成为广受关注的明星展商。

  今年,马克和齐洛拿着邀请函,却再也找不到前往上海的合适航班。一张7000欧元的转机机票,无情阻挡了中小企业主的心愿。

  人无法亲至,货却远渡重洋。当400多件展品来到四叶草,托付而来的不只是生意,更有希望和信任。

  越是艰难时刻,越是希望通过贸易找寻出路,这是古往今来全世界从商者的本能。一个敞开开放之门,乐与四海来客携手的国度,一经相逢,总叫人念念不忘。

  家乡刚刚结束战乱的阿富汗商人,希望能在中国卖掉3吨地毯,为当地2000个家庭保障收入;

  去年就曾出现的一个个无人展台,通过屏幕实现采购商与进口商远程对接,今年规模更大;

  全球贸易受阻时,从上海开出的中欧班列,日夜赶工的集装箱车间,为断了线的世界贸易,重新连上“传输信号”……

  对于开放的信任与执着,早已深深渗入这片土地。时光溯洄20年前,中国历经15年漫长谈判,许多黑发人熬成满头白发,终于叩开入世之门。人们探索开放路径的孜孜以求,与今日“重连世界”的精神何其相似。

  秉承着这样的精神,20年来,中国不仅自身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更为世界经济繁荣贡献巨大力量。

  入世以来,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年均贡献率接近30%;中国关税总水平由15.3%降至7.4%,远低于9.8%的入世承诺;货物进口额年均增长率超过两位数,在华设立的外资企业超过100万家。地处在中国开放最前沿的上海,迄今已经集聚了818家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和501家外资研发中心,今年前三季度利用外资规模再创新高。

  “此次习主席的讲话,再次道出了中国举办进博会的意义所在。进博会是中国推动共建开放型世界经济,以实际行动促进全球多边贸易发展的体现。进博会的举办有助于推动全球创新和产业合作,带动全球经济的稳定复苏。”西门子全球执行副总裁、西门子中国董事长肖松表示。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第四届进博会开幕式上,习主席对当前经济全球化形势的判断引发全球企业家的共鸣。

  这三年里,其实也是世界贸易组织和WTO规则机制最为脆弱的时期,疫情蔓延和逆全球化隔绝下,世界各大经济体趋向收缩与封闭,众多全球分工的产业链供应链岌岌可危。

  纷纷扰扰杂音中,中国却坚持通过进博会、服贸会、广交会这些开放交流平台,通过扩大开放领域和优化营商环境的切实行动,向世界发出诚心实意、掷地有声的邀请。

  由此,四届进博会,年年实现“自我进化”,传统经贸框架内难以涵盖的合作新方式,在开放的新实践下崭露头角。

  本届进博会上,年年参展的特斯拉汽车第一次不再单纯展车,而是将一个仿真的生产车间搬到展馆现场。他们展示的,不仅是汽车本身,更通过一个个生产工艺、流程,展示在上海深深扎根,在开放经济中实现产业链供应链重构的生动故事。

  上届进博会结束后,荷兰人哈姆杨(harm-jan)博士被派往上海,为全球制药巨头罗氏集团寻找中国的潜在创新合作伙伴。

  早在中国入世之前,这家企业就早早安家在浦东张江,当年的经营者先人一步,看到中国制造的巨大潜力和中国市场的无限前景。如今,通过进博会平台,企业看到了更深层的合作可能性——到中国投资,已不止局限在投建工厂、输入技术、销售产品,还可以在这里投资未来,投资最宝贵的创新资源。

  “我们非常感谢得到的支持,特别是来自浦东新区政府的支持。我们看到新的倡议正在制定和实施,这些新举措帮助了我们,也帮助张江园区的其他公司进一步发展。” 哈姆杨博士表示。

  就在本届进博会开展第一天,国际清洁行业巨头德国卡赫的人工智能清扫机器人全球首发。这款产品的AI超级大脑,则来自位于上海青浦的本地创新企业,近半年来,上海团队全力研制与德国卡赫合作的第一个产品,为的就是赶上进博会这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大平台。

  第四届进博会,一大变化就是将人工智能、“双碳”等主题内容纳入展会范围,在装备、医疗、汽车展区试点设立创新孵化专区,进一步为境外优质创新资源对接国内市场需求创造条件。

  随着越来越多优质商品和服务、尖端技术、创新资源汇聚中国,简单的买卖关系、代工关系,转变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深层互动,有限的展馆场地中,无限的要素资源自由流动,新的价值不断得到创造和溢出。“贸易的核心是推动创新,改善人类福祉。”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秘书长安赫尔·古里亚评价。

  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六次峰会第一阶段会议上,习主席指出,中国将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发挥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着力推动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

  “全球投资贸易新趋势下,我们需要通过进博会这样的开放实践,加快推动制度型开放,积极参与全球投资贸易新规则的制定,展示更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权衡表示。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网络视听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